资讯详情

“香格里拉计划”落地两年后,长安新能源活得还好吗?

嘿电 2019-08-14 21:07:11
44
“身处于炙热火炉重庆的长安汽车,却在市场寒冬中被吹的瑟瑟发抖。一位业内人士在聊长安汽车近况时调侃到。2019年7月,长安汽车发布了6月份的产销快报,至此长安汽车上半年,累计产量827,985辆,累计销量825,208辆,分别同比下降29.05%和31.65%,降幅远深于行业整体水平。

被长安寄予厚望的新能源汽车同样销量不佳,今年上半年长安汽车新能源累计销量为27382辆,但是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销量数据同比下降12.1%。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处于补贴退坡过渡期,今年6月国内新能源市场还迎来了一次大爆发,2019年1-6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57.5万台,同比增长63.4%。被给予厚望却逆势下降的长安新能源,无疑给长安汽车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2017年10月,长安汽车“蓄谋已久”的新能源战略——“香格里拉计划”在北京正式启动,长安汽车董事长张宝林先生借此履新首秀。长安在新能源战略上的布局开场气魄雄伟,这个计划里,长安汽车这样描绘着它的未来:
“2020年前完成三大新能源专用平台的打造;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的燃油车,实现全谱系产品的电气化。为了实现这个计划,长安将在2025年以前累计投入1000亿元资金,调动一万人进行产品研发。
为什么说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新能源战略?因为长安新能源还可以从更早谈起。早在2001年,长安汽车便参与了科技部一项针对中度混合动力乘用车的“863”培育项目,在此基础上,长安汽车将混合动力作为新能源的主攻方向,并开发了一系列量产车型。
由于2013年国家的新能源方向明确为纯电动和插电混动汽车,长安不得不再向纯电动汽车发力。而被迫换道再跑,也是长安汽车在新能源领域步伐缓慢的重要原因。
押宝新能源,但“香格里拉”战略似乎难堪大任。在发布“香格里拉计划”365天后,长安汽车在同样的地点宣布,“香格里拉”计划已经实施一年,并宣称这一年里,长安汽车是“跑步前进”,不仅推出了几台改款新车,同时又喊出了新的“智能化”口号。
众所周知,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画的饼越大,越会让人感到不安。或许是长安汽车在2018年跑得太快以致气喘吁吁,脚步竟也沉重了起来。打开长安汽车的官网,我们也并没有看到快速扩容的新能源产品线。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我们从市场的表现来说,长安的市场表现并没有进入第一梯队,这和我们的一些之前的策略有关。长安新能源公司副总经理周安健曾说。的确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布局新能源的车企来说,长安新能源目前的表现很难让人满意。
就拿唯一一款进入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前十的逸动EV来说,1-6月累计1.66万辆的成绩(得益于重庆出租车市场的铺设,逸动EV 6月销量猛增),已经被其直接竞争对手——帝豪EV、北汽EU5等远远甩开。
这和逸动EV车型竞争力不足、车辆设计太保守有着直接的关系。与“油改电”车型北汽EU5、吉利帝豪EV等竞争对手相比,逸动EV的主要参数、配置对比都没有明显优势。在动力电池方面,中航锂电、微宏动力、宁德时代,三家电芯一并混用,到了终端销售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想托关系买到宁德时代电池的那一批次车型。
而在长安新能源的其他车型之中,也出现了多家电池供应商,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电池安全性的下降。据不完全统计,今年长安新能源已出现四次车辆自燃事件。在2019年6月19日,重庆两江新区汽博中心内,一辆老款的长安逸动EV发生自燃。2019年7月18日,北京丰台科技园,长安奔奔EV自燃。
电机方面,逸动EV460则采用了长安自家研发生产的代号为XTDM10的电机,最大功率100kW,最大扭矩245N·m,三合一的电驱系统确实达到了目前主流的技术水平。
从终端用户反映来看,这套电驱系统的故障率并不低,有很多用户刚买到了新车,就多次出现了动力系统故障半路趴窝。
嘿电在2018年11月5日,也就是逸动刚刚上市不久的时候,有机会拿到了逸动EV460进行试驾体验。在刚刚进行试驾体验的时候,就出现了动力系统故障的情况,此时车辆只能挂在N挡,而当时车辆正处于交通主干道之上,动力突然中断,非常危险。
(上图为2018年11月5日车辆在北京朝阳路辅路动力突然中断趴窝的记录)
事实上,不仅仅是逸动EV,长安新能源的整个产品体系都面临着竞争力不足的问题,且与市场同级别竞品的差距也越来越明显。目前,长安新能源在售的新能源车型有逸动EV460、逸动ET、奔奔EV、CS15 EV400、CS75 PHEV车型。
名义上看,有五款在售车型,但其实逸动ET算是逸动EV460的两厢版;而CS75 PEHV和CS55蓝动版并不是走量的车型,更多的是一种技术的展示。随着补贴政策的调整,以及同级别车型的增多,目前长安新能源旗下产品的竞争力也将逐渐降低。
平心而论,“油改电”车型虽然能够缩短产品研发时间、节省成本,快速抢占一定的市场,但是在新车的安全和迭代以及综合竞争力方面存在一定的不足,其实长安新能源也深知这个道理。正因如此,“香格里拉计划”目标之一:2020年,完成三大新能源专用平台打造,就显得格外的重要。但是遗憾的是,随着2020年的日益临近,检验长安汽车“豪言壮志”第一步的时候即将到来,但新能源平台却迟迟未见身。 
为了摆脱"油改电"的帽子,传统车企加快了构建专用平台的脚步,广汽、比亚迪、长城汽车等均推出了纯电平台,并推出了极具竞争力和亮点的纯电动车,例如基于广汽新能源第二代纯电专属平台的Aion S、ME平台打造出欧拉R1等都赢得了市场的积极反馈。

反观长安新能源,全系产品依旧在玩“油改电”的套路,这显然与其他自主品牌已经拉开了差距。当然,距离2019年结束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留给长安新能源推出专属新能源品牌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6月12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6月11日向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申请暂时终止公司全资子公司重庆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公开挂牌增资事项。
去年10月,长安新能源科技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引入不少于3家战略投资者进行增资。7个多月后,长安新能源科技股权无人接盘,该挂牌增资事项也宣告暂时停止。
对此,长安汽车方面表示,自去年10月挂牌以来,长安新能源增资项目吸引了200余家投资者参与商谈,但进入2019年,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退坡及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趋缓,长安新能源的意向投资者在兜底承诺、资产独立性等方面的要求更加趋于保守,在涉及改革的一些核心条款上主要投资者与长安汽车产生了分歧。“为了最大化保护国有资本和上市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长安汽车决定暂时终止此次增资项目,优化融资方案。
而大多数投资领域专业人士表示,得益于中国政府对新能源行业的大力扶持,自2014年以来,新能源领域的风投急速升温。但是目前新能源风口已过,风险投资家对于中国新能源行业的投资项目开始变得谨慎起来。同时,对于投资方来讲,注重的是企业发展空间,以及未来获得的回报。而长安汽车本身作为国企,投资人拿不到控制权,利益也得不到保障。
2018年,长安新能源营收8306万元,净亏损2.43亿元。2019年1-5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更是同比下降20.65%,盈利遥遥无期。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安挂牌增资暂缓也就可以理解了。与此同时,承载着长安新能源的香格里拉计划,将会被再次被搁置。

在2018“香格里拉伙伴计划”发布会上,长安官方回顾了一年多来在新能源领域的成果。这一年中,在新能源智能化方面,L4级自动驾驶共享汽车已经进入路试;在电驱系统集成方面,长安汽车自主研发的“三合一”电驱系统完成量产;第二代整车控制系统完成研发。
除此之外,长安新能源在国内的确有不少伙伴,2017年4月,蔚来与长安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意向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展开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全产业领域的合作,实现资源共享、合作共赢;2018年7月,长安汽车与比亚迪在深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且将联合设立以新能源动力电池生产、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合资公司。双方将围绕汽车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出行等领域展开全方位深度合作。

与此同时,长安新能源还牵手包括BAT、高德、华为、科大讯飞、宁德时代、中航锂电、国家电网和滴滴出行等在内的合作伙伴,共同打造新能源生态圈。我们能够看到长安新能源与其合作伙伴,的确都希望能够实现优势互补,合力推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并为广大消费者带来更加绿色、智能的出行体验和服务。

“香格里拉计划”的目标的确太大了,大的可以在只有5款新能源车的前提下,宣布要在2025年停止生产传统意义燃油车型。大的仅想用两年时间就想成为中国一流新能源车企,但这应该也是长安的核心目的。
“我们不难发现,凡是可以在短期落地量产的技术,比如新能源平台、全新新能源汽车,都是长安汽车不屑于做的。凡是具备远大理想、高大上但短期无法具体实施或盈利的,比如智能出行、无人驾驶都会成为长安汽车的口号。一位资深媒体在参加了许多次长安汽车的发布会后感慨到。
车市低迷,新能源市场俨然已经成了另一个发展路线。而布局较早的长安新能源却由于自身的规划,导致自身内部产品线薄弱、产品实力不足,从而品牌影响力下滑。外部又受政策影响,内忧外患之下,错失了发展的良机。或许因为在传统燃油车上的持续亏损,让长安汽车缺乏足够的资金开展新能源汽车,所以它制造了一个个概念,来吸引投资人的关注。但可惜的是长安汽车的新能源梦,似乎还没有看到黎明,就已在黑暗中破灭。
2019年底长安的专属新能源平台能推出吗?2020年长安新能源能够迈入国内一流水平吗?2025年长安汽车会停止生产传统意义燃油车型吗?答案显而易见。


收藏

发表评论

请发表评论...
表情
TA的文章

当前没有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