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5月销量,哪吒超理想,新势力第二梯队逆天改命?

踢车帮 2021-06-09 23:05:53
0

这是一场漫长的拉力赛。

公布销量这件事,很多时候就像肩上扛了雷。销量好则矣,值得掌声与夸矜,销量不好则休矣,捂着掖着,乃至需要优化一些话术,在不利的月份挨过去。

就整体表现而言,新势力们更热衷于早早公布自己的月度销量。一来,新势力的销量是交付量,渠道、用户直接掌握在品牌手中,究竟交付了多少辆?门儿清!二来,走过了至暗时刻,新势力正处于行业上升期,交付量一般是漂亮的,广而告之,甚为合适。

所以,每个月紧盯新势力的销量,总能触摸到这个行业有力的脉搏。5月,新势力销量再生新变化,之后走势如何,我们一道观察。

★ 蔚小理,竟成了蔚小哪?

在造车新势力中,主要看5家,蔚来、小鹏、理想、零跑、哪吒。

如此排列,其实是有讲究的。5月,有两个交付量作为评价指标,当月和累计。有趣的是,这两个指标,恰好都在颠覆我们的固有认知。

在5月当月销量中,蔚来居首,交付量达到了6711辆,其次是小鹏,销量为5686辆。再往后,哪吒超过理想,进入TOP 3,销量为4508辆。第四、第五分别为理想和零跑,销量分别为4323辆和3195辆。

至于5月累计销量,蔚来仍然排第一,小鹏则悄然排到了第二,与理想的累计销量差距不足2000辆,但无奈,理想只能排第三。再往后,已经是第二梯队的阵营了,零跑有些想不到,直接冲到的第四位,哪吒紧随其后。之前颇有关注度的威马,忽然销声匿迹了?

5月,从“蔚小理”变成了“蔚小哪”。我们先从新势力第一梯队说起,几家品牌发生了什么事?

缺芯问题仍然是个“紧箍咒”。

在第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蔚来李斌曾坦言,“我们每一天都要追踪芯片短缺对于供应链的影响,因为汽车的产业链非常长。日本瑞萨工厂失火停产,具有延迟效应,预计在五月中旬会影响到全球产业链。”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在5月中旬的电话会议中,同样提到新款理想ONE的产量达不到较高水平,主要原因是初期产能爬坡及芯片短缺。

何小鹏在第一季度财报会议上,再提缺芯问题。小鹏汽车也缺芯片,第二季度是最有挑战的一个季度,第三季度可能缓解,最差估计要到明年第一季度才能彻底解决。

缺芯是通病,只是说,各家品牌遇到的其他问题则不尽相同。

3月之后,蔚来4月、5月的交付量连续出现环比下滑的现象。但是,蔚来官方确认第二季度的交付量目标不变,仍为21000-22000辆,那么,蔚来6月交付量需要保持在7000-8000辆。

要维持交付量目标,蔚来需要“多管齐下”。一方面,开辟更多的渠道触点,包括向海外市场进军,挪威战略即是桥头堡。另一方面,稳定生产,蔚来与江淮续签代工合同,年产能将扩大到24万辆。

下一步,蔚来的产品重心是推动ET7在明年如期交付。同时,蔚来另有在2022年推出新产品Gemini的计划,按照官方的说法,该产品仍会采用NIO品牌,但外界猜测,其产品售价可能会略低一些。

理想汽车5月销量环比下滑22%,原因之一是理想ONE目前正处于新老款切换期。新款理想ONE上市,产品竞争力更强,意向用户更倾向于购买新款车型,甚至激起了一部分老车主的反对。所以,5月销量短暂脱轨也可以理解,且看其后几个月的销量情况。

相比之下,小鹏汽车表现得更为强劲,5月交付量环比增长9.5%。目前,小鹏汽车仍主销两款车,即P7和G3。5月精彩,是因为小鹏P7增长迅猛,掩盖了小鹏G3的微降之势。

或许,小鹏P7磷酸铁锂版的上市,真正让小鹏汽车找到了增长后劲。当然,覆盖更广的销售渠道,以及更密集的超充网络,均助推了小鹏汽车的销量崛起。

头部新势力可以各自找寻到合适的发展路径,这个发展势头就对路了。

★ 第二梯队,谁在逆天改命?

再来说说新势力第二梯队,谁对第一梯队的冲击最大?

在上一部分,我们没有专门说哪吒汽车。因为5月,哪吒超越理想,大概率是个临时性的事件,在累计销量上仍有较大差距。但不得不说,新势力第二梯队对第一梯队的追赶,已经越来越紧迫了。

目前,哪吒汽车主要有哪吒V和哪吒U在售。其中,哪吒V是主力车型,原因很直接,哪吒V是一款小型SUV,价格更低。

最近,与哪吒汽车相关的大事件是,“360入局造车,而且选定的搭档就是哪吒汽车”。360并没有亲历亲为造整车,而与哪吒汽车深度捆绑,投钱投技术,成为一个“二股东”。

在这个联盟中,可以形成优势互补的状态。360具备互联网基因,能够为哪吒汽车注入互联网式的新思考。哪吒汽车有现成的产品和用户,360跻身造车,已不必白手起家。

在第二梯队中,另一家崭露头角的品牌是零跑汽车。就1-5月累计销量而言,零跑汽车达到了17803辆,排名第四。如果细究零跑汽车的销量结构,主要依靠T03这款微型电动车。

有观点是这样分析的,4月、5月新能源下乡快速展开,零跑T03位于新能源汽车下乡名单之中。可以说,新能源汽车下乡推动了零跑汽车的销量增长。

至于,零跑汽车能否正式与同侪“掰手腕”,处于主流定位、主流价格的零跑C11,其销量表现才会是真正的“试金石”。

昔日随时冲击“蔚小理”的威马汽车忽然销声匿迹了。或许,因为威马正筹谋于赴科创板上市,所以,连续多月没有主动公布交付量。

2015年,威马已经进入新造车战场,也是最早有“价格屠夫”之称的新势力品牌。从EX5的定位可知,威马最早希望电动车与燃油车同价,由此才能真正为消费者所接受。不过,威马的产品更新节奏相对有些慢,直到2021年,才推出了更大尺寸的W6。

无论声量,还是销量,威马俨然在追赶第一梯队的道路上“掉队”了。科创板上市的时间关卡又摆在眼前,暂时沉默的威马,要么浴火重生,要么从此焕然一新。

我们也在等待着,这个一直不说话的威马,接下来会讲什么。

★ 写在最后

新势力柳暗花明,一方面,特斯拉深陷舆论风波,的确引导一部分关注度指向了其他新势力,另一方面,传统车企在电动车领域持续加码,对新势力的潜在威胁长期存在,尤其在15-25万的主流购车区间内。

就整体而言,前途仍然充满希望,因为电动车的销量盘子整体在做大。2021年1月,电动车的渗透率不到5%,来到2021年3月,该渗透率已经达到了9.4%。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电动车渗透率甚至走高到了28%。

市场广大,那么新势力只要坚持自己的差异化,无论竞争环境怎么变,都有机会占据一席之地。

本文作者为踢车帮 曹安

收藏

发表评论

请发表评论...
表情
TA的文章

当前没有数据